晏殊 清平樂·金風細細

網址:www.pkxxbu.icu 時間:2014-09-25 整理:古詩文網

晏殊的清平樂·金風細細原文及翻譯

  金風細細,葉葉梧桐墜。綠酒初嘗人易醉。一枕小窗濃睡。
  紫薇朱槿花殘。斜陽卻照闌干。雙燕欲歸時節,銀屏昨夜微寒。

簡析
  初秋的風,細細地吹過,梧桐樹,葉葉飄落,多情善感的詞人,已有一縷驚秋的感覺。綠酒新釀熟了,淺嘗輒醉,便在小軒窗下酣然入睡。一枕濃睡醒來,已是夕陽西下。一抹斜陽里,紫薇、朱槿,都已凋殘。花殘的意象,連接上片梧桐葉墜的。愁的色彩若隱若顯。已進了秋季。梁上的雙燕,就要南歸了。念及此,詞人頓覺昨夜醉眠時,床頭的銀屏已透出微寒,一比單寒落寞的心情,油然而生。

賞析
  此詞與作者的《浣溪沙·小閣重簾有燕過》都突出反映了晏殊詞的閑雅風格和富貴氣象。作者以精細的筆觸,描寫細細的秋風、衰殘的紫薇、木槿、斜陽照耀下的庭院等意象,通過主人公精致的小軒窗下目睹雙燕歸去、感到銀屏微寒這一情景,營造了一種冷清索寞的意境,這一意境中抒發了詞人淡淡的憂傷。
  這首詞寫初秋時節的哀愁。全詞生動形象地表現出詞人閑雅的風格。結構緊湊,布局天成。一系列色彩詞的運用,色彩斑斕,透露出詞人對其中許多顏色將在秋風中暗淡,消失而表現出內心的感傷。另外,客觀地表現初秋之物象,主觀情感含而不露,讓讀者從字里行間品味出含蓄的愁緒。
  起首二句寫景中點明時間,渲染環境。金風,即秋風。《文選》張協《雜》“金風扇素節”中,李善注曰:“西方為秋而主金,故秋風曰金風也。”此時庭院內是西風落葉,畫堂中的詞人因飲了綠酒,一會兒便醉眠了。用筆輕靈,色調淡雅,語氣仿佛與一位友人娓娓而談。其中兩組疊字,首尾相接,音律諧婉。以“細細”狀金風,就沒有秋風慣有的那種蕭颯之感,而顯得平靜、悠閑。“葉葉”這兩個名詞連用,展開一片片葉子飄落的景象,并使人感到很有次序、很有節奏。向來寫梧桐經秋都是較為凄厲的,如溫庭筠《更漏子》:“梧桐樹,三更雨,不道離情正苦。一葉葉,一聲聲,空階滴到明。”李煜《烏夜啼》:“寂寞梧桐深院鎖清秋。”經過一代又一代詞人的染筆,以至于使人一聽到秋風吹拂梧桐,就產生凄涼況味。而象晏殊寫得如此平淡幽細的,卻極為少見。下面“綠酒”一句,因為用了“初”字和“易”字,就覺得他的酒量不大,淺嘗輒醉,也是淡淡的一筆。然后詞人才用了較重的筆墨:“一枕小窗濃睡。”“綠酒”句點出“濃睡”的原因,是陪筆,“一枕”句才是此片的主意。宣何以“易醉”?淺醉何得“濃睡”?原來詞人有一點淡淡閑愁,有愁故易醉,愁淺故睡濃。
  下片則是寫次日薄暮酒醒時的感覺。詞人一覺就睡了整整一個晝夜,睡極濃矣。濃睡中無愁無憂,酒醒后是什么樣的情緒,他沒有言明,只是通過他眼中所見的景象,折射出心情之悠閑,神態之慵怠,而結句中卻仍反映出一點淡淡的哀愁。紫薇,夏季開花;朱槿,夏秋間吐艷。上片說金風吹得梧桐葉墜,顯然是秋天了,所以詞人從小窗望出去,這兩種花都已凋殘。值得注意的是:上片的梧桐葉墜,為耳中所聞;下片的兩種花殘,乃眼中所見。詞人正是通過對周圍事物的細微感覺,來表現他此際的情懷。“斜陽卻照闌干”,緊承前句,描寫靜景。晏殊另一首《踏莎行》中云:“一場愁夢酒醒時,斜陽卻照深深院。”詞境相似。

來源欄目: http://www.pkxxbu.icu/gushi/song/
本文鏈接: http://www.pkxxbu.icu/gushi/song/1818.html
轉載分享本站內容,請保留文章來源信息和原文鏈接!

喜歡此文的還喜歡。。

相關閱讀
福彩15选5开奖号46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