卷九·太子晉解

年代 : 先秦    作者 : 不詳    時間 : 2016-10-03 整理 : 古詩文網

原文

  晉平公使叔譽于周,見太子晉而與之言。五稱而三窮,逡巡而退,其言不遂。歸告公曰:“太子晉行年十五,而臣弗能與言。君請歸,聲就復與田,若不反,及有天下,將以為誅。”平公將歸之,師曠不可曰:“請使瞑臣往與之言,若能幪予,反而復之。”

  師曠見太子,稱曰:“吾聞王子之語,高于泰山,夜寢不寐,晝居不安,不遠長道,而求一言。”

  王子應之曰:“吾聞太師將來,甚喜。熱又懼吾年臣少,見子而慎,盡忘吾其度。”

  師曠曰:“吾聞王子,古之君子,甚成不驕,自晉始如周,行不知勞。”

  王子應之曰:“聲之君子,其行至慎,委積施關,道路無限,百姓悅之,相將而遠,遠人來歡,視道如咫。”

  師曠告善,又稱曰:“古之君子,其行可則,由舜而下,其孰有廣德?”

  王子應之曰:“如舜者天,舜居其所以利天下,奉翼遠人,皆得己仁,此之謂天。如禹者,圣勞而不居,以利天下,好取不好與,必度其正,是謂之圣。如文王者,其大道仁,其小道惠。三分天下而有其二,敬人無方,服事于商,既有其眾,而返失其身,此之謂仁。如武王者義,殺一人而以利天下,異姓同姓各得其所,是之謂儀。”

  師曠告善。又稱曰:“宣辨名命,異姓惡之。王侯君公,何以為尊,何以為上?”

  王子應之曰:“人生而重丈夫,謂之胄子;胄子成人能治上官,謂之士;士率眾時作,謂之曰伯;伯能移善于眾,與百姓同,謂之公;公能樹名生物,與天道俱,謂之侯,侯能成群,謂之君。君有廣德,分任諸侯而敦信,曰予一人;善至于四海,曰天子,達于四荒曰天王。四荒至,莫有怨訾,乃登為帝。”

  師曠罄然。又稱曰:“溫恭敦敏,方德不改,聞物□□,下學以起,尚登帝臣,乃參天子,自古誰?”

  王子應之曰:“穆穆虞舜,明明赫赫,立義治律,萬物皆作,分均天財,萬物熙熙,非舜而誰能?”

  師曠東躅其足,曰:“善哉,善哉!”王子曰:“太師何舉足驟?”師曠曰:“天寒足跔,是以數也。”

  王子曰:“請入坐。”遂敷席注瑟。師曠歌無射,曰:“國誠寧矣,遠人來觀,修義經矣,好樂無荒。”乃注瑟于王子,王子歌嶠曰:“何自南極,至于北極,絕境越國,弗愁道遠。”

  師曠蹶然起,曰:“瞑臣請歸。”王子賜之乘車四馬,曰:“太師亦善御之。”師曠對曰:“御吾未之學也。”王子曰:“汝不為夫《詩》,《詩》云:‘馬之剛矣,轡之柔矣,馬亦不剛,轡亦不柔,志氣鑣鑣,取予不疑。’以是御之。”師曠對曰:“瞑臣無見,為人辯也,唯耳之恃,而耳又寡聞而易窮。王子,汝將為天下宗乎?”

  王子曰:“太師何汝戲我乎?自太昊以下,至于堯舜禹,未有一姓而再有天下者,夫大當時而不伐,天何可得?吾聞汝知人年之長短,告吾。”

  師曠對曰:“汝聲清汗,汝色赤白,火色不壽。”

  王子曰:“然。吾后三年,將上賓于帝所,汝慎無言,殃將及汝。”

  師曠歸,未及三年,告死者至。
 

譯文

作者:佚名
  晉平公派大夫叔向去成周。叔向見到太子晉并與他交談,講了五件事有三件事無言以對,很慚愧地退了出來。他們的交談沒有結果。回到晉國告訴平公說:“太子晉只有十五歲,而我不能與他交談,請您把聲就、復與兩處的、田地還給周。如果不歸還,等到他繼位有了天下,將因此而懲處我們。”晉平公想歸還兩邑,大夫師曠不同意,說:“請讓我盲臣去與他交談,若能勝過我,等我回來后再回復他。”

  師曠見了太子晉,說道:“我聽說王子講的話比泰山還高,所以晚上睡不著覺,白天坐立不安,不嫌路遠而來求太子一句話。”太子晉回答說:“我聽說太師要來,非常高興而又畏懼。我年紀很。小,見了您心里害怕,完全忘了我內心的想法。”師曠說:“我聽說太子您,如同古代的君子,成就很大而不驕傲。我從晉國到成周來見您,行程也不感到勞累。”太子晉回答說:“古代的君子,他的行為極其謹慎。積聚糧食,放松關卡:道路上沒有阻礙。老百姓喜歡他,相互攙扶從遠方而來。遠方人前來歡聚,視遠道如同咫尺。”

  師曠稱贊他講得好,又說道:“古代的君子,他的行為可堪效法。自舜以下,還有誰具有廣博的道德呢?”太子晉回答說:“像舜這樣的人,偉大如天。舜在自己的位子上,有利于全天下人。養育保護遠方人,讓遠方人都能得到自己的仁愛,這就叫做‘天’。像禹這樣的人,是圣人。他勞苦而不居功,以利于全天下。好施與而不好索取,凡事一定考慮是否正大,這就叫做‘圣’。像文王這樣的人,他處事的大原則是愛人,具體辦事講求柔和。三分天下他占有兩分,仍然敬重別人,不愿抗命,服事商朝。已經有了天下,他反而離開人世。這就叫做‘仁’。像武王這樣的人,是‘義’。殺死紂王一人而有利于全天下。使異姓、同姓都各得其所,這就叫做‘義’。”  :

  師曠稱贊他講得好,又說道:“公開區分名號,包括異姓外邦,王、侯、君、公等等,以哪個最為尊,哪個最為上?”太子晉回答說:“人們一生來就看重男孩子,稱之為‘胄子’;胄子成人以后,能理事做官,稱之為‘士’;士率領眾人按時勞作,就稱之為‘伯’;伯能向眾人推廣善事,與百姓愛憎相同,稱之為‘公’;公能樹立名聲、養育他物,與天道共存,稱之為‘侯’;侯能成就群體,稱之為‘君’;君有大德,分任諸侯而敦厚守信的,叫‘予一人’;善事廣達四海,叫‘天子’;達于四荒的,叫‘天王’;四方荒遠都來朝見,沒有人怨恨與非議,就升而為帝。”

  師曠肅然起敬,又說道:“性情溫柔,厚道敏捷,不改常德,從頭學起,、從下而上升為帝臣,最后才參配天子的,自古以來有誰呢?”太子晉回答說:“堂堂虞舜,光明顯赫,立標準,定律令,百業興旺,均分自然財富,百姓安寧,除了舜又有誰呢?師曠原地踏腳,說道:“好啊!好啊j,,太子晉說:“太師為何抬腳那么頻繁?”師曠說:“天冷,腿腳容易抽筋,所以頻頻踏腳。”

  太子晉說:“請進里面坐!”于是鋪好座席,把瑟交他。師曠彈奏《無射》曲,唱道:“國家真正安寧了,遠方的人會來觀光;研修仁義的時間長了,就會喜好音樂而不放縱。”唱完就把瑟交給太子。太子晉彈奏《嶠》曲,唱道:“為何從遙遠的南方,來到遙遠的北方?橫穿國境,跨越鄰國,而不怕路遠?”師曠急忙起身說道:“盲臣我請求回去!”

  太子晉賜給他一輛車四匹馬,說:“太師還善于駕車嗎?”師曠回答說:“駕車,我沒有學過。”太子晉說:“你不是研究《詩》嗎?《詩》里面說:‘馬兒剛烈,韁繩就柔軟;馬不剛烈,韁繩就不柔軟。要志氣勇武,收放果斷。’就用這方法駕車。”師曠回答說:“盲臣我看不見,‘與人辯論,只憑耳朵,而耳朵又少聽到什么,就容易辭窮。太子,你將成為天下的宗主嗎?”太子晉說:“太師,為何你戲耍我呢!從太嗥以來,一直到堯、舜、禹,還沒有一姓人兩度占有天下的。那樹木,當伐不伐,怎么可得到呢?我還聽說你知道人的年壽長短,請告訴我的壽命。”師曠回答說:“你的聲音清亮而帶汗味,你的臉色當是白中帶紅。面有紅色,不長壽。”

  太子晉日:“是啊。我過三年就要到上帝那里作客。你小心不要說出去。說出去要殃及到你。”

  師曠回到晉國。不到三年,傳告太子晉死訊的人就到了。

返回逸周書目錄
來源欄目: http://www.pkxxbu.icu/gushi/yizhoushu/
本文鏈接: http://www.pkxxbu.icu/gushi/2016/142698.html
轉載分享本站內容,請保留文章來源信息和原文鏈接!
本文標簽:太子晉解,逸周書
相關閱讀
福彩15选5开奖号46期